Subscribed unsubscribe Subscribe Subscribe

あふれる舞人生

あふれる舞人生

真正的好詩詞是來源於生活



已經入秋好多天了,可是夏依舊拖著長長的尾巴,不肯離開,在我們這裏的秋季,似乎一直都蔡加讚不那麼的明顯吧,雖說夏季都過完了,可是還是氣溫很高,一點不比正夏時候弱,那種熱情勁,是和酷暑時候有一比的。當然,淺秋的早晨,還是足夠讓心感覺舒服的,愉悅的,少了夏季的燥熱,多了一份清爽和快樂。記得前天早晨,天稍微有點陰,但是這樣的天氣,我想應該是適合出去野外轉轉的,天空有稍許漂浮的雲朵,一會兒藏起,一會兒探頭出來,宛若一個調皮的孩子,在和這個小鎮捉迷藏,風婆娑著我的臉龐,吹起一層層幸福溫馨的愜意來。

我告訴身邊的他說:我都沒有出去野外轉轉了,今天天氣很涼爽,不如讓我出去到鄉下的田野裏轉轉,我很想看看這個初秋裏的山野到蔡加讚底是什麼模樣兒?我已經錯過了夏花燦爛,荷花香滿池的美好時候了。他笑著不屑一顧的對我說:好啊,那讓你媽媽來看店,我開車我們都去,你去賞你的風景,我去釣魚。聽到這話,我知道了,看來我不光是錯過了荷花,估計我還會錯過今年深秋裏的紅楓,錯過菊花爆滿山。今日的錯過,也許下次再看到,已經不是這般美妙的感覺了。人生何嘗不是諸多如此?錯過的總是難再來,再來心情已經不是當初渴望的那般了。

想起荷花的影子在我的心裏越來越遠,越來越模糊,還有擔心,會不會錯過這場迤邐深秋,心裏頓然有點點惆悵,很想好好欣賞下這位成熟靜美的秋姑娘,我喜歡她的溫柔婉約,如款款從唐詩宋詞裏走出來的蒹葭水岸的女子,簡約不失柔美。她輕盈的步子,醉了紅葉翩躚,醉了金甲滿山。她的風姿綽約,不知傾倒了古今多少的文墨騷客。

可是秋,在詩人墨客毫下都是有著濃厚的悲涼,淒婉,惆悵的情愫。也許秋,是讓人適合惆悵的季節吧?李煜《相見歡》無言獨上西樓,月如鉤,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詞中的繚亂離愁,淒涼的景物中,蘊含著深深的愁恨,我想寫這首詞的心情,應該是和李後主當時處的環境有關吧,,好文字,本來就的。

但是我在劉禹錫《秋詞》裏的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,讀出的是快樂和溫馨,前一活出真我句雖然也是道出秋的悲涼涼意,可是第二句的‘勝春朝’逆轉,把一派快樂的心情躍然紙上。雖然多半時候,我也是個惆悵性格的人,可是依然喜歡看一些快樂的句子,呵呵,這也許就是人性的反逆狀態。

不管是春情似水,夏季如火,還是秋季薄涼,亦或者是冬季冰寒,在四季更迭裏,都會遠去,然後靠近,重複著。但是有些人,有些感情離開了,終究是破鏡難圓。